法国媒体批俄助桀为虐,包含坦克装甲车

  来源:参考消息

图片 1图为“伊斯坎德尔”M战术导弹发射车资料图。

  参考消息网9月6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26日发表了艾米·卡兹明的题为《随着亚洲军备竞赛升级,印度批准65亿美元军费开支》的报道。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9月3日发表了题为《阿塞拜疆从俄罗斯采购武器数额超过50亿美元》的报道。

  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1月21日发表题为《这是地狱般的军备竞赛(还有俄罗斯在火上浇油)》的文章,作者为塞巴斯蒂安·罗布兰,编译如下:

  印度政府已经批准斥资65亿美元购买包括111架海军直升机在内的武器装备。在亚洲军备竞赛升级的背景下,新德里试图升级其老化的防务装备。

  阿塞拜疆总统伊尔哈姆·阿利耶夫9月1日在索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后称,从俄罗斯购买了价值超过50亿美元的军事装备。

  今年,一场令人担忧的军备竞赛升级到了战争的边缘。弹道导弹、武装直升机、多种火箭炮系统甚至核材料走私活动都被牵扯其中。

  报道称,此举正值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政府努力兑现其2500亿美元军事现代化的承诺之际。由于严格的投标条件和一系列废标,印度购买新装备的步伐放缓。

  报道称,阿利耶夫称,这种上升势头仍在持续,“因为阿塞拜疆继续使其武装部队现代化,俄罗斯是国际市场上非常重要的全球军事产品生产国和供应国”。

  竞争双方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而两国绝大部分先进武器均由俄罗斯提供。28年来,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与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围绕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展开了激烈冲突。纳卡问题的历史根源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从本质上讲,纳卡是个多元地区,居民以亚美尼亚族为主,其行政管辖权在苏联时期属于阿塞拜疆。1988年苏联尚未解体时,纳卡地方政府投票决定并入亚美尼亚共和国。一场政治冲突升级为全面常规战争,坦克、大炮和战机纷纷亮相。双方都犯下暴行,推动民族清洗。

  3年前,莫迪决定取消订购126架“阵风”战斗机——将部分由印度生产——转而斥资80亿欧元从法国购买36架“阵风”式战斗机,这一决定也引发了争议,颠覆了长达10年的竞标过程。

  除军事技术合作外,两位领导人还讨论了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上的长期争端,这一问题是阿、亚两国投入大量国防开支的主要原因。

  俄罗斯军人和装备最初同时涌向冲突双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莫斯科渐渐站到了亚美尼亚一边。1994年公布停火协议前,已有3万多人死于战火。随后亚美尼亚控制了事实上的纳卡共和国,但后者没有得到国际社会承认。令人遗憾的是,战争的创伤仍在继续化脓溃烂,据信自停火协议公布以来已有3000多人死于零星交火。

  防务分析人士说,仅仅购买2个中队——印度实际需要的战机数量是这个数字的近4倍——表明莫迪正在推行一种临时的、零敲碎打的采购战略,而这将阻碍军队的备战。

  报道称,阿塞拜疆从俄罗斯购买的装备包括装甲战车。(编译/邬眉)

  看看两国今天的人口状况,你会发现这场冲突的奇妙本质。亚美尼亚人口约有300万,阿塞拜疆则逼近1000万。不仅如此,凭借丰富的石油财富,阿塞拜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几乎是亚美尼亚的2倍。阿塞拜疆的国防预算甚至超过亚美尼亚国民预算总和。但凡正常的分析结论都会认为亚美尼亚在军事上处于极端劣势。然而,历来取得更多军事成果的却是亚美尼亚。

  报道称,自本世纪初以来,在中国军费开支猛增的带动下,亚洲每年的国防开支翻了一番以上——达到4500亿美元,中国今年为国防拨款超过2000亿美元。

图片 2

  造成这一结果的因素之一显然是俄罗斯的支持。在那块中亚地区,俄罗斯是无可争议的霸主。时至今日,俄罗斯依然是亚美尼亚的亲密盟友。驻扎在亚美尼亚城市久姆里的5000名俄罗斯军人,以及庞大的军售规模,都是俄方支持的明显例证。

图片 3

  资料图片:阿塞拜疆陆军装备的俄制T-72坦克方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过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统计,阿塞拜疆85%的军事装备同样来自俄罗斯。2010年到2014年,阿塞拜疆引进了多达40亿美元的俄罗斯武器。

  资料图片:印度军迷制作的“阵风”战机飞越印海军航母设想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过去10年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偶然爆发的边界冲突逐步升级,到今年4月发展成了自停火以来最为血腥的战斗。两国都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阿塞拜疆动用步兵、坦克、武装直升机、无人机和炮兵,向纳卡前线发动全面进攻。战斗持续了4天,新停火协议使阿塞拜疆收获了小块领土。

  印度在本财政年度的防务开支将达到620亿美元,高于5年前的470亿美元。但是,印度超过2/3的军费开支用于支付140多万武装部队的工资和200万退伍人员的养老金,从而令用于购买军事装备和新武器系统的资金相对较少。

  亚美尼亚不可避免地注意到,袭击己方军队的米-35直升机、TOS-1“喷火坦克”和“龙卷风”火箭炮恰好来自表面上的盟友:俄罗斯。亚美尼亚国内因此出现了反俄思潮。

  报道称,上周末,印度国防采购委员会批准斥资30亿美元为海军购买111架通用直升机,这将根据一项允许外国国防承包商与印度私营企业合作生产防务装备的新计划提供。

  大多数观察家认为,除非局势有所改变,否则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很可能爆发新一轮激烈冲突。双方都升级了军备物资。

  以前,印度的军事硬件生产仅限于有外国合作伙伴的公营部门公司,但莫迪承诺要让私营部门参与进来。

  最值得注意的动向是,亚美尼亚于今年9月展示了先进的“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系统。俄罗斯只把这种导弹出口给了亚美尼亚。一些更有钱的国家,比如韩国,想要购买,但未能如愿。亚美尼亚总统谢尔日·萨尔基相声称,这些导弹是帮助亚美尼亚国防能力对抗阿塞拜疆财政能力的必要工具。这种逻辑得到了莫斯科的认同。

  防务分析人士阿贾伊·舒克拉说:“这是按照战略伙伴模式发起的首次招标,印度私营部门的供应商通过外国所有者的技术转让在印度建造这一平台。这打开了私营部门进入国防生产领域的大门。”

  “伊斯坎德尔”导弹具有核能力。虽然乍看之下,认为一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国家能够发展出核武器是一种荒唐的想法,但我们确实有担心的理由。亚美尼亚已经在梅察莫尔建有民用核电站,工作人员接受过核科学培训。除此之外,已经有太多亚美尼亚人因为妄图向国外走私铀材料遭到逮捕。

  报道称,
预计俄罗斯的卡莫夫公司将提出其与印度国有的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联合生产的卡-226轻型直升机参加海军直升机招标,与欧洲空中客车公司等公司一争高下。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还拥有相对陈旧的“圆点”弹道导弹。虽然年纪不小,但“圆点”依然破坏力惊人。

  马恒达集团、塔塔集团、卡利亚尼公司和拉森-特博洛有限公司等印度大公司都获得了防务生产许可证,可以与外国防务技术公司合作生产直升机。

  俄罗斯还向两国出售了威力强大的火箭炮。由于火力范围较广,火箭炮有可能造成平民伤亡。有30套BM-30“龙卷风”火箭炮系统被卖给了阿塞拜疆,另有6套卖给了亚美尼亚。

图片 4

  与亚美尼亚不同,阿塞拜疆还能从其他国家得到军火。以色列向阿塞拜疆出售了多款无人机,最引人注目的要数自杀式无人机“哈比”。“哈比”无人机可以遥控操作,也可以在即发即弃模式下直接发射出去。

  资料图片:俄罗斯卡莫夫公司卡-226轻型直升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阿塞拜疆还炫耀说即将购买以色列先进的“铁穹”系统,用来击落敌方火箭弹和导弹。不过有分析师怀疑这笔交易能否成功,一是因为“铁穹”的造价,二是因为这套系统可能对付不了“伊斯坎德尔”导弹。

  舒克拉表示,上周末批准的协议实质上是收购程序的开始,政府“认同有必要让这一平台投入服务”。

  阿塞拜疆还有一位支持者是土耳其,这些国家的关系网因此变得更复杂了。阿塞拜疆陆军展示过土耳其“眼镜蛇”装甲车、ZPT防地雷车和土耳其罗克特桑公司生产的多款火箭炮。

  报道称,然而,他说,鉴于印度在采购军事装备方面的决策过程极其缓慢,尤其是涉及外国公司时,因此很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签订协议。

  不断升级的军备竞赛刺激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通过军事手段解决纳卡问题。阿塞拜疆凭借更雄厚的财政能力构建起常规军力优势,认为足以将亚美尼亚军队赶出纳卡地区。另一方面,亚美尼亚相信可以利用“伊斯坎德尔”导弹摧毁阿塞拜疆境内的战略目标,认为“伊斯坎德尔”导弹是对付阿塞拜疆大举攻势的威慑力量。这些想法都不利于两国避免未来的冲突。

  他在8月26日说:“整个采购工作尚未开始。8月25日批准的决定至少需要5年才能最终敲定——更不用说生产了。没有人愿意在采购问题上做决定,因为他们都是一概而论的官僚,害怕在虚线上签字。”

  除了这些直升机,政府还批准再购买35亿美元的装备,包括150门本国设计和开发的先进火炮——随着陆军更换过时的榴弹炮,这被视为订购多达1500门火炮的前兆。

  印度国防研究和发展组织与许多公营和私营企业合作研发了新型远程“丹奴什”榴弹炮。“丹奴什”最近完成了测试,陆军计划今年列装第一批该型榴弹炮。

图片 5

  资料图片:印度国产“丹奴什”榴弹炮。(图片来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